在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中,行政体制改革一直处于重要地位。而政府治理创新则是行政体制改革的核心要义。总体上看,政府治理创新大体沿着两条路径展开:一是通过行政体制改革的体制和机制创新;一是借助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推进政府管理手段和管理方式创新。当然,不管是行政体制机制创新还是管理方式和管理手段创新,都需要以政府管理理念、价值方面的变革和创新为前提,上述三者交相呼应,构筑起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治理创新的新篇章。

  一、行政体制改革与互联网的普及加速中国政府的数字化转型

  从1982年开始,中国行政体制前后共经历了八次比较大的改革,这些改革大体可划分为四个阶段:1982-1992年是政府管理冲破计划经济体制的阶段;1993-2002是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政府管理阶段; 2003-2012是进一步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用大部制优化政府结构的阶段;2013至今,是深化“放管服”改革以及推进党和国家机构职能重组的阶段。如果说前两个阶段的行政体制改革,使中国的政府管理总体上实现了由计划经济的政府向市场经济的政府转型,那么,后两个阶段的行政体制改革、包括目前正在进行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则使中国政府正在加速实现数字化转型。这种数字化转型,集中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从1999年推出政府上网年以来,中国县级以上政府加速了政务信息化的进程,摆脱了以往只在政府内部推进办公自动化的信息化模式,通过政府门户网站,把政府与普通民众直接连接起来,为老百姓获取政府信息、参与、在网上办事,提供了直观的窗口和通道。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门户网站的普遍建立、整合、直至一体化,成为政府数字化转型重要的历史转折点。

  其次,政府数字化转型的目标逐渐明确,那就是要构建一个以人民为中心、人民满意,并体现公平正义廉洁有为的服务型政府。这个政府如果按照互联网、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对政府结构、运行机制等的影响来看,可以归纳为四种基本形态:即基于系统整合的整体政府,这个政府在虚拟空间中是可以实现无缝隙对接的;基于信息公开和数据被激活的开放政府。这种开放既要按照国家的法令及时公开政务信息,还要在政府部门之间实现政务数据的共享,同时还要定期将公共数据向社会公开,让其产生新的价值;基于数据共享的协同政府,这是政府可以借助互联网为社会提供各类协同服务的必要条件;体现数字化、网络化、智慧化的智慧政府,即我们平常所说的“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智能化管理,智慧化服务”。很显然,这样的数字政府,尽管目前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其发展趋势是非常明确的。

  第三,从管理到治理的政府管理理念的变革,在整个政府数字化转型中发挥着先导性作用。我们知道,自从1951年美国政府用计算机处理当年的人口普查数据开始,标志人类在政府管理中第一次将现代信息技术用于政府管理活动中来。伴随技术的进步,互联网的发明,人类从1990年互联网被商用后经过短短30多年的时间,加速了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进程。这个进程不仅深刻地影响世界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也深刻地影响着政府管理。从管理到治理,就是价值层面一个显著变化。

  与传统的政府管理不同,在数字时代的政府治理,从中国的创新实践看,至少表现出四种明显的差异:一是主体的差别。在传统管理形态下,政府管理的主体就是政府独家生意,社会、公众只有接受和执行政府的政策,很难直接参与到管理过程中;但在数字时代,政府治理主体多元化了,政府只是其中主要的一方,市场、社会、公众都可以参与到公共治理活动中来,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云服务,实现政府治理的精准化、高效化。二是权力行使的向度发生了变化。在传统管理形态下,政府对社会管理的权力行使是单向的,即至上而下的;在数字时代,权力行使是双向的,是上下互动的,政府在制定与公众密切相关的公共政策时,要听取公众的意见,召开听证会,使公共政策更加符合民意。三是公开性透明度的差别。在传统管理下,政府的信息公开度透明度低,存在大量的暗箱操作等。但数字时代,政府治理必须坚持公开、透明的准则,让权力运行在阳光之下。四是对待市场机制的差别。传统政府管理主要管理手段是法律、经济、行政等,一般都排斥市场机制。但在数字政府时代,除了传统管理方式和手段外,还可以借助市场机制,向市场购买公共服务,在一些公共项目上,可以采取政府与社会合作的PPP模式来建设和运作等。这说明,在政府的数字化转型中,管理理念的创新是十分重要的。

  二、网格化管理:社会治理创新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社会自身发展、转型的步伐加快。伴随着大面积的人口流动、数以亿计的农村人口流向城市,再加上社会不同群体的阶层分化愈来愈明显,收入差距拉开,贫富悬殊加大,都可能使社会矛盾和冲突增加,也加大了社会治理的难度。如何提高政府社会治理能力,满足社会的诉求,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就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此过程中,中国各级政府除了注重社会建设,加大有关社会改革的力度外,更加注重用现代信息化技术,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打造新的社会治理体制和机制,创新社会治理手段,从而顺应社会的需求。在这个方面各地有很多创新探索,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全国普遍推广的网格化社会管理系统。

  所谓网格化管理,是指依托统一的数字化平台,将城市或农村所辖范围内按照一定的标准划分成为单元网格,通过加强对单元网格的部件和事件的巡查,建立一种监督和处置互相分离的治理模式。早在2004年,北京东城区首创网格化管理新模式,运用数字技术,实行城市部件管理和万米单元网格管理相结合的方法,建立信息交换平台和指挥中心、监督中心,对网格内发生的事情实现精准、高效,全时段、全地段覆盖的精细化管理。这种管理方式的最大创新之处在于:一是将管理对象、管理过程和评价机制建立在数字化的基础之上,把过去的分散多头管理,变为综合管理,从而为精准化治理奠定基??;二是在一定网格内,实行封闭管理,建立起一套规范统一的管理标准和流程,把发现、立案、派遣、结案四个步骤形成一个闭环,从而提升管理的能力和水平。三是将过去被动应对问题的管理模式转变为主动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模式,提升政府及其相关机构的应对和处置能力。

  从全国各地近年来实施的情况看,收到的成效是比较明显的,对方便群众、维护社会基础秩序发挥了重要作用。以广东佛山南海区为例,该区在200多个社区实施网格化管理后,共划分出近千个网格,实时收集数据,发现和处理问题,其涉及的内容、领域众多,包括民政、卫生、消防、安监、流动人口管理、人社、城管、环保、国土等九个部门。

  近几年来,全国网格化治理在实践中不断有新的发展,如把大数据运用于网格化管理中,进一步增强了网格化的功能;有的地方网格管理已经不限于街区、社区治理,还被广泛应用于天气预报等诸多行业领域的管理,使这一创新的成果应用被进一步扩散。

  三、智慧化服务:政务服务模式创新

  在政府治理创新中,政务服务创新是最受社会关注的领域,也是与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最密切的领域。如何解决一些政府部门存在的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问题,也是长期困扰各级政府的一件大事情。早在1999年,有的地方政府就创立了“政务超市”,就是把政府中为企业和民众提供服务的不同部门集中在一个地方办公,减少老百姓的奔波之苦,政务服务中心由此应运而生。目前全国县级以上的政务服务中心已经超过3千多个,在数字化时代,许多政务服务中心已经办成了一个服务民生、办理各类审批事务的数字化、网络化乃至智能化平台。

  党的十八后,为了顺应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需要,加快政务信息化的步伐,国务院作出了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整体部署,并强调政务服务中要把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区块链等新技术嵌入其中,从而进一步激活了政务服务的创新热情。总括起来看,围绕政务服务创新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注重政务服务的体制机制创新。这中间包括全国大市场监管体制框架的确立,即将工商、质检、食品药品监管机构和职能整合,形成统一的大市场监管体系;也包括市县综合执法探索,减少执法队伍数量;还包括集中行使审批权的行政审批局的创新。如天津滨海新区、宁夏银川、江苏盱眙等都进行了这方面成功探索。以银川为例,将原来分散在59个部门的审批事项,集中在行政审批局办理,把59个章办理审批变为一个章办理,为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创新服务模式提供了体制机制保障。值得指出的是,政务服务体制机制的创新,与十八大后开展的放管服改革是息息相关的,如果没有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改革,没有国务院取消下放900多项审批许可和检验检测事项,这些创新探索也是很难成功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许多行政改革事项都与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的运用、创新有关,从而形成倒逼政府改革的态势。

  第二,全面推行一号申请、一口受理和一网通办的服务模式,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提升政府的民生服务能力。为了打通政务服务中的行政壁垒,数据的部门所有,克服政务服务中的互联互通难、数据共享难、业务协同难等现象,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文件予以指导,促三难变三通:即网络通、数据通、业务通。尽管实施中依然阻力不小,但进展还是很大的:一是在网络通方面,国家外网纵向已基本实现全覆盖:全国的省、市一级100%覆盖,县级覆盖96.1%。横向方面政务外网已连接了148个中央部门和机构,省级以下接入24.4万个,接入终端280万台。各级政务大厅接入3263个,承载全国54项重要业务应用。二是全国信息系统清理整合基本完成,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初步建立,包括中央层面的1.3万多条,地方44万多条。三是建立政务数据交换平台?;谡裢馔ǔ傻墓沂萁换黄教?,与71个中央部门和32个地方政府对接,建立起数据共享大通道。四是有序推进业务通。全国42个重点垂直系统如医疗、教育、投资等市县企业和群众最迫切的基础信息共享。五是全国各地普遍推行的四张清单一张网,也为解决三难创造了条件,即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以及公共服务目录清单,构建至上而下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一张网。这些重大举措正在为构建全国的大数据中心和全国统一的跨区域、跨层级的政务平台创造条件。

  第三、智慧化服务在一些地方初步展现。由于全国的3千多家政务服务中心正在加快后台的系统整合、数据的交换共享,因此体现在政务服务的窗口、在线方面,其服务能力大大增强,服务方式也更加人性化、智能化和智慧化。比如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湖北巴东的“村民办事不出村”、广东的网上服务大厅、上海、佛山的“一门式服务”、北京的“一站式服务”、深圳的“不见面审批”、陕西咸阳的包括农民看病住院的“一网式结算”、山东威海的包括职工社保网络缴费、异地医药费网上报销等,都展现出政服务方面极大的创新潜力和成果。(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责任编辑:qinpeng